中国泵阀交易网 中国泵阀超市商媒在线 热点电商论坛 网络营销培训 网络营销外包 营销型网站建设 网络信息发布考核统计系统

首页>新闻资讯>评论:搜狐真的要私有化了吗?

评论:搜狐真的要私有化了吗?

互联网 2013-3-11 21:57:43
分享到:
简介:   张朝阳   “我觉得我出问题了,我是真的什么都有,但是我居然这么痛苦。 ”他自认是第一个把互联网带进中国并发扬光大的人,他是搜狐掌门人张朝阳。   一则爆炸性的传闻让搜狐走到了风口浪尖。香港一家媒体援引知情者消息称,由于不满


  张朝阳

  “我觉得我出问题了,我是真的什么都有,但是我居然这么痛苦。 ”他自认是第一个把互联网带进中国并发扬光大的人,他是搜狐掌门人张朝阳。

  一则爆炸性的传闻让搜狐走到了风口浪尖。香港一家媒体援引知情者消息称,由于不满公司长期被华尔街低估,张朝阳正在接洽私募与投行,计划私有化从纳斯达克退市。

  虽然搜狐联席总裁兼CFO余楚媛很快邮件辟谣称并无此事,但这并未中止外界的种种猜测。在记者过去和张朝阳的数次接触中,他频繁流露出美国资本市场轻视“孤儿股”的不满,也明确提及过退出纳斯达克的愿望。作为一名孤独的偏执者,私有化或许是这位老兵内心焦虑和失落的最终出口。

  纳斯达克的恨与憾

  香港《南华日报》最新透露出,由于不满华尔街分析师的长期唱空,张朝阳近期已悄然在和一些私募基金公司谈判商讨退市事宜。一旦私有化成功,搜狐将成为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规模最大的中国公司。

  对于这颗舆论炸弹,搜狐很快出面否认。“公司没有私有化可能方案,公司普通股从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退市与投行和PE基金进行商谈也没有讨论或考虑此事。 ”搜狐联席总裁兼CFO余楚媛说。

  但作为中国互联网的一员老兵,张朝阳对纳斯达克的遗憾与愤恨已表达得足够鲜明。

  顶着落后于劲敌新浪和网易的巨大压力,搜狐于2000年7月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。在当时的招股书中,搜狐1997年的收入为7.8万美元,1998年为47.2万美元,以上述成绩赴美IPO证明了中国互联网当时的极度狂热,也印证了随之而来的崩盘。

  很快在2001年,互联网第一波泡沫破裂,搜狐首当其冲,股价率先跌破1美元,市值最低跌至2500万美元,张朝阳在短短一年间尝到了失败与伟大的双重滋味。

  凭借造血自救,搜狐并没有被击垮。除了率先在门户网站间宣布盈利外,搜狐2009年还将游戏子公司畅游进行分拆,再次成功抢滩纳斯达克,让张朝阳捧得双黄蛋。 “但这并没有减少他对华尔街的不满,比如对于《鹿鼎记》被估值看低的问题,Charles就不止一次动过怒。”搜狐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。

  “愚蠢、只看重短期暴利、投机主义者”,张朝阳对美国投资者的抱怨在过去几年未曾停止。从2011年开始,搜狐曾多次在交出利好财报的情况下,遭遇第二天的开盘暴跌。这也让张朝阳心灰意冷,他曾当面对记者表示:“华尔街经常以他们的观点来看中国,这是不对的,他们根本不懂。 ”

  不满之下,张朝阳也暗示过搜狐的退路。在2011年的一次采访中,他直接向记者流露出退出纳斯达克、回归国际版的念头,前提是解决资本问题。而目前已完成私有化的盛大,当时也由陈天桥向政府提交一份关于国际版的提案。 “这样的话,你的市场营销、产品体验才会直接反映到本地投资者那里。 ”张朝阳说。

  沙漠拓荒者的小水洼

  “搜狐像是沙漠中最早一批的开荒者,为了生存,花了很多力气去开掘水源。但由于时机不对或市场不成熟,一些挖掘并没有深入,只留下了一些小水洼。没有想到,后人在这基础上开采出了深井。 ”在上一次露面接收采访时,张朝阳在搜狐上海办公室回答记者关于外界对于其“慢半拍”、“错过机会”的评论,语气中带着不甘。

  在搜狐内部,一些团队的确对此抱遗憾。“做搜索,做白社会,都是我们最先尝试的,但却没摘到果子。 ”一位接近管理层的人士告诉记者,这给天蝎座的张朝阳造成了很大压力。由于太过迎合华尔街对于市值的追求,搜狐早年放弃了很多日后可以大鸣大放的项目,比如IM,比如搜索。

  在失去一些机会以后,张朝阳将重心寄托于微博和视频,他将上述两块业务同畅游、搜索一起列为搜狐并驾齐驱的四架马车。但时至今日,状况依旧尴尬。

  眼见宿敌新浪的微博大火,张朝阳从2011年开始力抓微博项目,当时已经落后了半年。他初期对搜狐微博的推广不遗余力,无论是日发微博几十条的“劳模”姿态,还是掀起轩然大波的“大小恋”婚礼炒作疑云,甚至在上海车展上高调斥资400万重金买下法拉利跑车,张朝阳向记者坦言此举“为公为私”:这多少能让更多人知道搜狐微博。

  “但事实上,搜狐内部划拨给微博的资源比较有限,远未达到对外说的上不封顶。”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除了拉过一些名人、做了一些资源置换和费用较小的活动外,并没有什么更大的投入。“搜狐本身就具备媒体属性,所以宣传的声势大过了实际投资。 ”

  2011年,搜狐微博宣布“斥资数千万”拿下了北上广等地的公交车身广告。当时在上海街头,刘烨的大幅照片在公交车上告诉行人:只能在搜狐微博看到我。但到了去年,刘烨在新浪微博上发的一些搞笑卖萌段子已频繁见诸报端,似乎已说明了一些状况。

  “不能说对搜狐微博的投入已经减弱,因为一直都不强。 ”上述人士原话称。

  从去年年底开始,张朝阳本人在搜狐微博的活跃度已急剧下降,甚至一个多月未发一言。而业界的主流观点认为,搜狐在这一轮微博大战中已经出局。

  私有化资金的大难题

  搜狐真的要私有化了吗?内部人士认为,眼下很难。

  最大的难处是资金。在搜狐的四架马车中,网游仍是强力的现金奶牛。畅游的2012年财报显示,其总营收达到创纪录的6.234亿美元,同比增长29%,已经挤掉盛大排进网游行业前三甲,《天龙八部》在用户间的吸金能力持续发威。

  但在视频、搜狗两大业务的持续烧钱投入下,搜狐的资金状况并不具备大规模回购的实力。虽然受私有化消息影响导致股价上涨,但搜狐目前市值仍徘徊在17亿美元左右,市盈率仅10.5倍,而其去年实现的净利为7800万美元。

  余楚媛在此前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透露,去年搜狐播出的节目总采购成本为6000万美元,2013年这一数字将提高至7000万至8000万美元。受带宽成本提高以及人力资源成本的增加,2013年搜狐的支出增长将呈上涨趋势。另外,随着获得《中国好声音》的网络播放权,搜狐预期第三季度的宽带成本还将大幅提高。

  根据管理层的预计,搜狐视频的盈利将在一年半到两年之后。

  而受外部大环境的影响,“不排除独立上市”的口号喊了两年后,搜狗的IPO之路还是步伐停滞,与竞争对手间的关系也持续恶化。不久前,搜狗输入法新上线了“心有灵犀”功能,输入一个词语可以直接跳转到相关网站,直接将通过客户端对搜索引擎截流,挑衅意味浓重,也被猜测将迎来更多的反弹。

  “360搜索起来后,有一种观点认为,它抢来的份额与其是同百度虎口夺食,倒更不如说是搜狗的。 ”上述内部人士认为,在搜狗的“三级火箭”中,搜索在和百度打游击战,浏览器碰到了360的天花板,突围之路还是需要持续的资本投入。

  美股观察人士Johnny撰文认为,私有化收购一般都需要溢价,如果按照20亿美元的价格进行私有化,张朝阳差不多还缺16亿美元。搜狐并不像盛大那样有边锋、浩方等资产可以立刻变现,因而需要一个巨大财团的资金支持,并承受比较大的借款压力。即使私有化成功,由于还贷压力也没法安心发展视频、搜狗等业务。

  孤独而失落的偏执者

  “我觉得我出问题了,我是真的什么都有,但是我居然这么痛苦。 ”

  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了一年多后,张朝阳结束了闭关,在微博上宣布“重新回到地球”,愕然发现自己与时代的步伐已有些许脱节,他不知道中国好声音,不知道人人都在用微信,很多热词于他而言都很陌生。他在接收杨澜的电视访谈时,头上已经有了白发。

  “大约2年前开始,我觉得我出问题了,而且自己没办法克服。这导致我工作时总是处于忐忑不安的状态,因此我跟团队说我不能工作了,必须去解决我的问题。 ”张朝阳对杨澜说,他曾尝试去美国找心理医生、大量阅读心理精神类书籍,同时尝试在东方哲学中寻找自己焦虑的原因。

  对于张朝阳所承受的压力,媒体有比较直观的感受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强调“我是一个互联网的老将,我必须保持时刻的警惕”,他有意无意地重复 “我是第一个把互联网带进中国并发扬光大的人物”,他回忆“马化腾曾是我的听众”。作为一个光环加身的人物,他在失落中积累着孤独。

  在一些行业观察者看来,张朝阳的失落,在较大程度上来自于“后浪”的冲击与华尔街低估间的矛盾。2005年8月,百度公司纳斯达克上市当日股票冲破150美元,中国互联网再度雄起。有媒体报道称,在被问及那一日的感触时,张朝阳老实地回答:看到聚光灯落在别人身上时,自己确实有些失落。

  在人人公司赴美IPO当晚,其市值开盘后便一路猛冲,超越搜狐位列中国互联网第五。张朝阳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对优酷、人人等那一波上市热潮的不屑: “华尔街的狂热症表现在唯概念是从、不看基本面,被概念冲昏头脑。上市只是第一步,如果连续8个季度都交不出成绩单,届时泡沫必将破裂。”

  上述内部人士透露,通过大量的心理建设,张朝阳已经努力调低了搜狐的姿态。他将中国互联网的未来形容为 “七雄争霸”,即新浪、搜狐、网易、腾讯、百度、阿里巴巴和盛大。他不再像十年前那样抛出前三甚至第一的豪言壮语,只是默默做到不掉队。

  “这样也好,比起一举一动都高站神坛的马云,张朝阳更像是一个真实的人。 ”一位搜狐员工对记者说。

Copyright© 2000-2013 上海商悦信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
[上海公司]电话:(021)-69792711 69792755 18930982755 传真:(021)-69792755 [温州公司] 电话:0577-67373911 67373922 传真:0577-67373933

沪B2-20030136 沪ICP备06026365号 BaiduXMLSiteMap | GoogleXMLSiteMap | HtmlSiteMap